栏目导航
关于我们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898-66889888
总部地址: 广州市番禺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图文:谷城“谷子地”带战友们回家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11-24

  图为:熊子勋拿着放大镜伏案写作。

  文/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王婧通讯员方开富阮班明

  “杜以德、杜以武、马明发……”在熊子勋的案头,赫然写着58个烈士的名字,这是他寻找了60多年的名字。

  “带你们回家。”这是他对牺牲战友们的承诺,也是对信念的坚守。

  5月17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谷城县,走近耄耋之年的县政协离休干部熊子勋,倾听现实版“谷子地”(电影《集结号》主角)的故事。

  跪地起誓,带战友回家

  “眼看着快胜利了,好日子就要来了,他们却牺牲在田间野沟了。”

  在熊子勋家里,92岁的他颤巍巍从书柜里拿出一个档案袋,一页一页翻开,动情讲述当年平定暴动的故事。

  1948年,随刘邓大军南下解放谷城,他便留在县公安局工作。

  1949年3月23日深夜,敌对分子在紫金区(现紫金镇)发动暴乱,杀害区长,残害百姓。县独立营第三连奉命剿匪,却在茶园沟遭伏。暴乱惊动中央,随即,熊子勋临危受命,担任紫金区区长,平定暴乱。“敌匪占据三个山头,向山沟射杀。战士们不顾安危,拼死抵抗。”回忆当时作战的场景,熊子勋把手当作枪,比划着机关枪扫射的情形。

  终于在1950年元旦之夜,熊子勋带领战士们发起总攻,冒着枪林弹雨,一路从山底杀上山,擒下匪首,暴乱平定。而一起去的120多名战士,只有50多人回来。“战争结束,新中国也成立了,他们却再也回不来了。”熊老从回忆激烈作战的情绪中恢复,他说,胜利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山沟里找战友,让他们也感受胜利的喜悦。

  作战时间长达9个月,作战范围覆盖方圆百里。当再次回到从前作战的地方,树林一片死寂。“都是些衣袜碎布,哪里还有残骨!”停顿了一下,他哽咽着说。

  见此惨景,熊子勋双膝跪地,鸣枪起誓:“不能让他们孤魂在外,要带他们回家!”

  六十载踏寻,为战友立丰碑

  “这个誓言,或者叫信念,一直萦绕在耳畔。”平定暴乱后,熊子勋几经换工作,离紫金越来越远,但寻找战士们的决心却越来越强烈。

  起初,他白天夜里往作战的山沟里跑,看见坟墓就问当地人里面葬的是谁,整个山头都找遍了,也才找到两三个战友。

  牺牲的战士都在哪?这些战士到底都有谁?

  “教导员那里可能有名单。”有位老战友提供了一个线索。熊子勋第二天便踏上了去沈阳的列车。

  到达后,他才得知名单被教导员放在了湖南老家,又辗转去湖南。最后,一直找到四川才拿到了名单。

  “他们不是无名英雄了!”捧着名单,熊子勋向县政府上报,向这70多名战士家中发出“追烈通知”,但最终回信的只有58人。

  顺着回信的内容,他再次返回当年作战的区域挨家挨户打听。或乔装成卖唱艺人,进昔日的土匪、伪保长家;或帮助年长村民做农活,闲聊打探消息。

  被泥石流冲下,树枝戳瞎了右眼;不顾胃癌,留下遗嘱继续寻找……冬去春来,2011年,58名烈士的墓碑全部被找到,熊子勋也将战友们的英勇事迹写成《黎明的钟声》。

  在30余万字的《黎明的钟声》里,有冤屈被昭雪、后被追为烈士的郭大文、郭大学兄弟经历,有年仅18岁的马明发浴血奋战的突围场景,更有上世纪50年代谷城西南山区革命斗争的历史。“在他们的坟头立碑,是带他们回家,让灵魂得到安息;书写故事,是要给他们立一座精神的丰碑,让历史记住他们的牺牲,让后人感怀他们殊死奋战的精神。”

  捧着这本书,熊老颤抖着说,带58名战士们回家,愿望实现了。